当前位置: 天蓝电影网 > 香港伦理 > 姜文任记者对话导演十庆《杨贵妃》明日公映
姜文任记者对话导演十庆《杨贵妃》明日公映 - 下载/在线观看
姜文任记者对话导演十庆《杨贵妃》明日公映
  • 影片: 姜文任记者对话导演十庆《杨贵妃》明日公映
  • 地区:
  • 人气: 点击
  • 上映年代: 1tsuma.com
  • 主演:
  • 影视详情 » »

         
         姜文导演电影《王朝的女人:杨贵妃》即将在7月30日全国公映,日前,姜文以记者和老友的双重身份,对话《杨贵妃》导演十庆。为支持多年好友十庆首执导筒的新片上映,姜文自任“记者”,用这个有趣的方式,开启这场对谈,不仅包含着朋友之间的情谊,更论及了电影和《杨贵妃》背后更深刻的意义。
         白居易的《长恨歌》一诗道尽杨玉环与唐明皇的凄婉爱情,尽管后人对于杨玉环有着千百种解读,但在导演十庆眼中,杨玉环是充满命运感和生命意识的,纯粹、炽烈和深情。他让他所理解的杨玉环重新在大银幕上活一回。首任导演的十庆,起初并未想过执导筒,所幸田壮壮、张艺谋等好友,不谋而合地认为,十庆是这部电影导演的不二人选。并且,田壮壮和张艺谋与十庆并肩组成导演组,他们在《杨贵妃》剧组支持、陪伴老朋友渡过了很多拍摄中的难关。姜文、冯小刚、顾长卫、何平等朋友也从各个角度鼎力帮助。用十庆的话来讲,“《杨贵妃》戏中是‘情’,戏外则是‘义’ 。”朋友的支持,制片方的推动,以及这个故事在十庆心中的分量,促成了这名初来乍到的导演从“镜头号都说不清”,到完整地呈现出了《杨贵妃》这部诚恳、真挚的作品。
         当天,刚刚从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返回北京的姜文看片后就以釆访的方式和十庆如闲话家常般地聊了二个多小时的《杨贵妃》的电影创作,以及相关的生动话题。在十庆眼中,尽管电影一直是他的热爱之一,但他此前并未真正动过当导演的念头,直到《杨贵妃》的出现——这对于十庆来说,是一个命题作文,也是一个丰富了他人生经历的决定,尽管它来得太突然,但在姜文等一众好友心中,中国又多了一个用心对待电影艺术的优秀电影人。而对于“杨贵妃”这样一个被各类艺术形式咀嚼了千遍的题材,十庆却固执地的重解着前人给予这个女人的误解和悲情,他将“杨贵妃”理解成了一种“看待生命的状态”,用“悲欣交集”这四个字浓缩了盛唐历史中那段不得不提及的爱情兴衰。
         姜文在这场对谈中,对《杨贵妃》和十庆有了这样的评价:“作为一个电影从业者来说,你的处女作很让人震惊,我觉得这不像第一次拍电影的人拍出来的。它不是一部一般的作品。这部电影有它很特別的地方。这部片子表达很顺畅,而且有很多好的节奏,也有很多人物碰撞关键的重点。一般处女作很难做到。”
         《杨贵妃》中的各位演员也对影片信心十足,片中饰演杨贵妃的范冰冰表示:“十庆导演文化修养非常高,他私下也给了我很多人生的方向,还会开出一些书单,让我去阅读。《杨贵妃》由十庆导演来拍,我对他很有信心。”,而唐明皇的扮演者黎明也称:“这次对我来说是个非常好的机缘,跟一个这么好的组合一块去拍一个电影。唐明皇是我从来没有演过的类型,我觉得这种情怀是纯洁的、是很干净的。”此外,吴尊、吴刚、陈冲、宁静等片中主要演员皆呈现了精彩的表演,著名导演兼摄影师侯咏、国际金牌剪辑师张叔平、香港著名美术指导黄家能、王阔、钟移风、奥斯卡金像最佳服装设计师和田惠美、杰出的电影音乐家普瑞斯纳等鼎力加盟,也为这部电影的上乘品质保驾护航。《杨贵妃》明日全国公映,一场“情用命赌”的盛唐爱情传奇也即将揭晓。
         主题:“更何况……”姜文导演采访《杨贵妃》导演十庆
         2015年7月28日
         姜文:我作为一个记者,特约记者,山寨记者,对十庆先生进行一个采访,这采访主要针对他《杨贵妃》这电影,十多年前我曾经以同样的身份,冒牌记者采访过田壮壮,他也印象很深刻,我也印象很深刻,尽管我已经忘了我采访的内容。但我知道是为了他的《小城之春》,我也准备问他一点八卦,但是八卦他不讲了。人家都说没有八卦就不叫记者,所以今天咱看着办吧。
         首先问个问题,我刚刚从西宁坐飞机回来,上午还在西宁,我在西宁干什么?参加青年电影节,那个地方主要鼓励处女作导演。你觉得你的处女作,今天我就对56岁“老处女作”导演进行一番采访,你有点害羞吗?
         十庆:这么个采访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还好吧,因为咱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处女作有一点害羞,你拍《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时候才30岁,而且那么有劲的一部电影。我到现在每年两部片子必看,一部是《阳光灿烂的日子》一个是《霸王别姬》。
         姜文:这叫回笼片,有种觉儿叫做回笼觉儿。这叫回笼片,你闲时就回笼了。
         十庆:回笼一下,把自己又带到那个成长背景。我们其实成长背景是差不多的。
         姜文:你可别忽悠我啊,让我这特约记者不忍心了。问题是这样的,你作为一个并不年轻的处女作的作者导演,你怎么看这个事?因为我其实在电影节也谈过,处女作跟年轻没有关系,很多年轻人的处女作他年纪很大,比如我们知道的黑泽明在威尼斯得奖的时候40岁。不是说17、8,20多岁冒头拍的东西就叫做处女作,这次得奖的两个都是30多岁,一个38岁,有一个孩子,一个30出头吧,准备生俩孩子,第二个已经怀上,一个汉族,一个蒙古族,都是女的,这次得奖的,一个最佳影片,一个最佳导演。这个电影节叫FIRST.刚才你说的第一,从英文得来的First,你对你的处女作怎么看,你要告诉我们一些什么?换句话说你为什么要在56岁的时候才当处女作导演?咱早干吗去了?
         十庆:我们平时总聊电影,都是特别喜欢电影的人,我记得早时有你一个提议,应该我们一些好朋友,一个月这些朋友一同坐下来看一部片子。看完一部片子大家坐下来吃饭就聊这一部片子。我就觉得特别好一事儿。
         今天之后这事还得捡起来。原来有朋友说你可以自己拍一个,脑子一闪而过没有特别认真过,都是忙别的事。后来忙着忙着就碰到杨贵妃这事,先动剧本,剧本差不多完时,找壮壮、艺谋聊导演的事,他们认为剧本我最熟悉,缺的只是技术方面的经验,都鼓励我做导演。我也问过你的意见,你也鼓励,就这么干了起来。
         姜文:我假装主持人打断你,你为什么要写这么一个剧本,同时这是你第几个剧本?
         十庆:应该是第三个剧本。
         姜文:前两个是什么?
         十庆:《代号美洲豹》、《超国界行动》,那个时候是20多岁吧。
         姜文:第一和第三个中间差了多少年?
         十庆:差不多差了30年。
         姜文:我想至少30年,我告诉你一个插曲,我拍《芙蓉镇》的时候,那是我拍的第二个电影。和谢晋他们在湖南拍这个戏的时候。有一天我们拍完戏还没有卸妆,就在田地里淌水去那个村子,那个镇后来改名叫做芙蓉镇了。当我们离开水田踏上干地的时候看见那个镇的广场上放电影,那个片子叫《超国界行动》。你这片子什么时候拍的?什么时候演的?
         十庆:应该是1985年拍的,放映的是1986年。
         姜文:那就对了,我在湖南拍的,一直在拍,10月份。那时候我们还不认识。《超国界行动》,所以你等于是比我还早踏入电影界。只是作为导演迟迟才拿出处女作。问题你还没有回答,为什么间隔这么久写了三个剧本,人都说我隔好多年才拍一个电影,开始我还很自豪,我说我追求质量。后来人问我,我好像有点像异类,人家为什么一年一个,我为什么四五年一个。其实找到你我更踏实了。你从1984年写一个剧本,到现在是2014年伦理电影在线观看,第一个到第三个间隔30年,第三个不但写还直接当导演了。现在说到你第三部片子,你写的剧本,你跑到唐朝去了,这是为什么?
         十庆:跑到唐朝,其实要让我自己跑的话,我心里的愿望是我跑到春秋,跑到先秦时代。结果还没等我主动发动往那儿跑呢,唐朝杨贵妃这个事先来了。当时我的朋友刘岩在弄这个事,他戏刚开拍,停了。让我帮一下重写一个剧本。
         姜文:你这个话听起来你是被动的?
         十庆:最开始是。
         姜文:变被动为主动,确实看到你剧本里面有很主动的表达?
         十庆:动手了,主动性就在里面了,情感也在里面了。
         姜文:那你后悔吗?
         十庆:不后悔。这个不是事情本身,我觉得是一个性格的问题,事情只要是做了,就不管它是什么事不能后悔。
         姜文:既然你不后悔,我也看到了你在全心全意不后悔,除了头发白了一点。
         十庆:他们把灰白的头发叫做胡椒和盐,现在盐多了,胡椒少了。
         姜文:头发也是更纯洁了,你觉得累了吗?拍电影这件事情?
         十庆:累,超出我想象太多了,没有想到这么累。之前有时候去探班导演朋友拍戏,我觉得他们往监视器后面一坐,自己有什么想法别人帮着实现,最后行不行自己说了算,没有什么。几百人帮你完成,这事怎么就能累呢?等自己一进去以后,怎么是这样,两个没有想到:
         第一个筹备怎么这么复杂。第二个拍摄本身也很辛苦。我拍之前,有人跟我讲导演这个事,能彻底实现你的想法,而且永远是在摄影机后面的人,你不用担心前面的事,结果完全不是这样。反正就一步一步就走到今天,就走到咱俩聊天说给别人听了。
         姜文:你这么累你享受吗?
         十庆:我讲实话有享受,而且一些这样享受的时刻我记得特别清楚,但是与苦比起来太短了。
         姜文:你这么短的享受,你这么短的快感,怎么能支撑这么长的劳累?
         十庆:最后就变成对一个事情的态度了,就是把它做得更好。有点像自己的孩子,甭管他丑,甭管他幼稚,反正得把他拉扯大了。
         姜文:以前人家都说,我也很推崇这个说法,导演应该在编剧中产生,他可以在写,在纸上完成这个作品,在脑子来完成。如果光是有手艺,拿别人的剧本来拍肯定拍不好,你有编剧的底子。为什么要找罪受?我想问你,这个作品是排除杂念是做作品本身?
         十庆:我觉得我自己是这样的。
         姜文:没有受制片人捆绑?
         十庆:制片人也是把作品质量放在首位。他认为作品好了,才有可能有市场基础。
         姜文:我看你拍的场景比较富丽堂皇,用的演员、服装都是最好的,和田,演员都是以前有过很好的战绩,算豪华,包括壮壮、艺谋、侯咏。你这样做,你更多考虑是内容,还是更多考虑资金的性价比?
         十庆:我考虑更多的是作品本身的质量。
         姜文:你怕不怕你追求了质量之后,对所谓市场预期有一些妨碍?会担心这个吗?
         十庆:我自己个人不担心。
         姜文:为什么你个人不担心?
         十庆:因为我个人不是做这行的。对我来说主要是作品本身,其他相对弱一些。我当然希望一部作品有好的市场回报,制片人刘岩也是这样想,但他也讲了,就算没有好的回报,能留下一个共同努力的、有诚意的一些东西也算值了。现在票房对一部片子的质量来说,像是一个标准了。可是如果我们在生活中,说那个人是一个好人,问为什么他是好人,说因为他是一个有钱人。这在生活中太奇怪了,谁也不会用这样的逻辑讲话;可对电影,有些人却有这样的逻辑,说一个片子好不好,首先评价标准是票房。
         姜文:但人家说电影不是说人。
         十庆:但是讲这个话的是人。这么评价一个电影的人也是人,我自己觉得这样太扯了。有高质量、高票房的电影,也有高质量、低票房的作品。票房不能是作品质量唯一的衡量标准。
         姜文:假如这件事情发生在你片子上,你会怎么想?
         十庆:发生在我身上会惋惜,会焦虑。焦虑的是有负于这么多帮助我的朋友,拍的时候朋友们都有一个期望,希望你的电影质量和市场都好,到最后跟朋友们的期望差太多,这个事是我焦虑的。
         姜文:我注意到你出了一个导演组,导演组一共三个人。除了你之外,其他两个都是久经沙场的人,你们三个怎么分配这个事?
         十庆:从我的角度来讲,是想片子有个质量的保障,另外一个是信心,对自己不熟悉的事我没有信心我就会很慌,就会请两个有经验的朋友来帮我,组成导演组他们有经验,又是很好的朋友,他们在拍摄上给我很多支持、帮助。分工没有做特别明确的分工,壮壮会说你想要什么?我说了想法,他有的赞成,有的会告诉我怎么调整会更好。艺谋看我在监视器前说不舒服,他会问我觉得哪儿不舒服,我说了哪儿不舒服,但是没有方法,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弄。他会告诉我跟演员说“慢一点”。还有一开始我老说演员,你也劝我说“你不能说演员要给他们信心,因为演员都是很脆弱的。”从那以后,我一直都说“很好,非常好”,“你可能再换个方式会更好”。这个有效,演员自己也兴奋,他们会主动说:“我还有一个想法,我再来一条”。就是这么一个想法,他们在信心上,在经验上帮助我很多。拍了四个月,中间艺谋在拍《归来》时,我有些拿不准的东西,就会把素材给他送过去,他会再给我提一些建议。
         姜文:壮壮一直从前期跟到后期?
         十庆:壮壮给的帮助太大了,他时间那么宝贵,给了我太多太多。壮壮从第一次开剧本会的时候就坐下来了,记得当时有四个人,壮壮、你、我、长卫。开拍时,时间太仓促了,筹备期只有两个半月。当时你建议演员要坐下来读剧本,后来时间紧,连这个环节都丢了,当然很可惜,也是我没经验。
         姜文:说实在的,我作为一个电影从业者来说,你的处女作让我很震惊,我觉得这不像第一次拍电影的人拍的。这是为什么?
         十庆:有很多的朋友帮助。没有朋友的支持帮助,就没这部电影。我举一个例子,运荔枝这个事情,很多拍杨贵妃的片子,都是用马运荔枝,“一骑红尘妃子笑”。是你当时说,咱们荔枝别用马运了,那多没意思啊,我们运它一个荔枝林吧,然后去表现,但是我拍时呈现得不太好。
         姜文:我觉得片子表达很顺畅,而且有很多好的节奏,也有很多人物碰撞关键的重点。一般处女作很难做到这一点,这个电影里面有很特别的地方,是用洋人的角度去叙述这个事情,很新鲜,但是没有想到,你为什么想到的?为什么这样做?
         十庆:我还记得最开始怎么产生的这个想法,我当时想盛唐在中国人心中是一个很向往的历史时期。我喜欢这个朝代的人的生命力、那种自信、包容和宽阔,还有当时的开放,我想把那种气象表达出来,今天的人能够看到我们曾经一千多年前的大唐是一个什么世界,是一个多么包容和开放磅礴的一个朝代。那时候各个种族、各种信仰都可以共冶一炉。
         我想要表达大唐就要找老外在里面有个位置,我看到有史料上写,长安城两百万人,老外将近百分之十,快二十万人,也有相当于今天望京的韩国村,还有一帮老外在朝廷里做官。我就想应该有老外,就想干脆把老外就作为一个视点,他的视点会让我表达上很自由,因为不可能严格地按历史的每个字来。写的时候史学家会有一些看法,如果是老外就会省掉很多麻烦。他眼中看到的和想到的东西不一定跟历史严丝合缝。
         另外,也是非常主要的就是觉得他能够帮助电影叙述,中间有一些没有时间和容量表达的就用老外的画外音接过去了。但是老外不能在民间,由于在外面不可能知道宫里的这些事,就只能用使臣这个角度。他的叙述有合理性。老外是这么一个由来。这个角度也帮助了电影。
         姜文:刚才谈到历史和故事,你觉得你这个电影是一个历史的电影,还是一个你心中故事的一个电影。你更注重历史的史实,还是更注重你内心的感觉?
         十庆:我觉得应该更注重内心的感受和想象,对于大唐的想象,对于那时候人情感的想象。被视为正史的《旧唐书》、《新唐书》都是玄宗之后二、三百年写的,《新唐书》都是宋代完成的。我们今天连几十年前的事都说不清楚,所以在守住几个公认的史实点的基础上可以合逻辑地充分想象吧。
         姜文:从你电影里面看出想象力还是很丰富,很明显的。前一段时间江志强采访聊到片子拼的不是钱,拼的也不是技术,拼的是想象力。你怎么看这句话?
         十庆:我觉得是这样,同意志强兄的观点,首先拼想象力,但是技术实现上也挺重要的,我记得咱聊天时你给我一个忠告。电影常常是有想法,没办法,这是个大问题。热情想象力是第一的,也得有办法,没办法,想象力很难落地。当然我同意志强兄的观点,想象力是第一的。
         姜文:既然说到办法,我注意到你里边的剪接非常好,谁是你的剪辑?
         十庆:张叔平老师是我这片子的剪接,他也是大美术家。
         姜文:张叔平我两次请他做造型设计,也是奥斯卡提名过的大师,这个剪辑师、又是服装造型师、又是配乐。你觉得他在你这片子里边的工作里是个什么性质的工作?作用是什么?
         十庆:张老师是一个重新讲故事的人,他起很重要的作用。他把故事提炼,就是把你想要的东西在一个时间段内讲完。张老师给我们剪出了至关重要的两个版
    猜你也喜欢看 » »
    网友点击排行 » »
    • 《缘来幸福》大

      点击次数:88

      电影类型: 香港伦理

      简介: 中国娱乐网讯近日,由上海润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西安曲江顺心影视出品的都市情感剧《缘来幸福》正在深圳卫视热播。剧中,...

    • 《如懿传》曝天

      点击次数:88

      电影类型: 香港伦理

      简介: 中国娱乐网讯时值六一儿童节,清宫传奇巨制《如懿传》发布“天家稚子”系列剧照花絮图。...

    • 《好想爱上你》

      点击次数:88

      电影类型: 香港伦理

      简介: 由张歆艺、黄觉领衔主演的青春励志剧《好想好想爱上你》正在央视八套电视剧频道黄金剧场持续热播中,本剧自开播以来收视率稳中有升...

    • 力邀小柯、霍尊

      点击次数:88

      电影类型: 香港伦理

      简介: 本周日晚21点档,由东方娱乐原创出品的大型星素挑战竞技秀《笑声传奇》,将在东方卫视持续热播。蔡明在初赛的最后一战,大玩跨界,力...

    DISCLAIMER

    Copyright © 2002-2011 天蓝电影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Copyright © 2013 爱看电影吧,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